在其他边陲,贫瘠之地,我们也可以发现那里的居民都有很强的荣辱心,如西西里岛、西班牙的巴斯克山区。如果你住在不毛、多石的山边,就无法耕种,只能圈养山羊或绵羊。放牧和务农是非常不同的两种文化。农夫注重团结合作,大家共存共荣,但牧人只能靠自己。农夫比较用不着担心晚上会有人来偷作物,但牧人则不能这样高枕无忧,常常提心吊胆,害怕有人会趁他不注意时偷走牲畜。因此,牧人必须做出凶狠的姿态,让别人知道他不是软弱的、好欺负的,即使是受到一点屈辱,也必然会给对方好看。这也就是为何他们的荣辱心会特别强,因为这关乎他们的生计和自我价值观。
研究希腊放牧文化的民族志文化学家坎贝尔论道:「对年轻牧人来说,第一次与人冲突,是他生命中的关键时刻。这种冲突发生在公共场所,如咖啡馆、村子里的广场等,更长发生在牧区交界处。例如他的羊走到别人的牧地上,对方就用石头修理他的羊或咒骂他,他必然忍无可忍,双方因而发生激烈冲突。」
我了解我们不愿受种族刻板印象左右,不希望对其他文化群族有先入为主的看法。但是事实是,如果你想了解十九世纪的肯塔基小城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必须回溯过去,不只是看一、两代,而是要回到两、三百年,甚至四百年前,看他们是如何从另一个地方漂洋过海来到这里,也得仔细研究他们活在什么样的地理环境下,以何营生。
从阿帕拉契山区注重荣辱的文化来看,出身对一个人影响很大。所谓的「出身」,不只是你或你父母的成长之地,还包括曾祖父是哪里人,甚至要看你的高曾祖父是在哪里长大成人的。这是个奇妙而无可否认的事实。你越仔细研究,越发现文化精神的影响实在无远弗届。
文化精神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根深蒂固,源远流长,即使经济、社会和人口状况已有所改变,还是能够代代相传,影响后代的态度与行为。除非从文化精神传承来看,否则我们难以了解这种态度与行为的由来。
至此,我们已知成功是种种优势不断累积的成果: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你的出生地、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你的成长环境等,都是成功的重要因素。祖先给我们留下的传统和态度,也许扮演者同样的角色。

不是最聪明的人就可以成功,成功也不是靠一些正确的决定或努力不懈就可以获得。要成功,除了要有能力和头脑,还要有把握机会的智慧,是因为生逢其时,而且因为父母和出身的关系,有脱离文化束缚的机会,我们常常误解了成功的故事,也没善加利用我们的才能。

人们最需要的其实是机会——一个可以脱离贫穷、出类拔萃的机会。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少人有这样的机会。
(摘自书本

评论
热度(4)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