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渣男进攻手册

守则一:声东击西,药到病除

 
 
当顾楚遇到自己人生第一大克星徐子敬的时候,她正享受着人生最豪华最舒适的悠长假期。 
吃着海鲜牡蛎扇贝上午人还在马尔代夫,下午就坐上了去巴厘岛的飞机,要不是夏威夷有海啸,她指不定开着私人皮艇横渡整个美洲穿越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成为环球科考队的一员。 
这样衣食无忧实质上就是个土豪的顾楚也会有一天倒在医院的病床上,拿药的护士小姐微笑的告诉她:“您这是劳累过度引起的消化系统紊乱肠道不畅……”而徐子敬匆匆赶来,直接面无表情和她说:“你这是吃多了,开几瓶泻药蹲厕所里就没事了。” 
顾楚面色苍白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高薪聘请的保健医生,虚弱的说:“徐子敬我雇你不是给自己添堵的!我是病人!你就不能照顾一下病人的情绪说几句好听的话么!” 
徐子敬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接下来沉吟道:“不吃药也行,你情绪那么大,让我给你屁股上扎一针保准药到病除。” 
顾楚毫不犹豫的自毁形象捂着屁股默默竖起了中指。 
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横行霸道的混世魔王顾楚有一枚紧箍咒,每当她又干出什么鸡飞狗跳的荒唐事,这枚紧箍咒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化做一方五指山将其狠狠压住,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只要是徐子敬和顾楚一起出去,大人们一般都觉得很放心。 
公司里的员工们都知道,他们邪魅狂娟处于剥削阶级的女总裁有一名小绵羊似的家庭医生,每当遇到公司聚会之类的事情都会亲切的叮嘱一番注意身体少喝点酒,总是利用上班时间研究菜谱打电话问女总裁吃什么,弱气就弱气吧总闪着温柔人妻的智慧光芒……总之吧,总裁龙心大悦大家的日子也会好过点。 
可是这日子好过了,八卦也就来了。 
当航班降落在A市的国际机场,办公室里话题的尺度好比那夏日的高温“蹭蹭蹭”的一个劲往上涨,等到顾楚踏着高跟鞋扶着又瘦了一圈的小蛮腰走进公司的时候,传到她耳朵里的话又不一样了。 
“什么?男宠?”顾楚听着小秘书不小心说漏嘴的汇报手顿了顿,啼笑皆非道,“你们说谁?徐子敬?他不过是个人渣罢了。”一天到晚的想着法子虐待她,还妄想扒裤子给她扎针,不是痴汉就是变态,不是变态就是人渣! 
小秘书一面唯唯诺诺的把文件整理好,一面瞧着顾楚眯起丹凤眼若有所思的样子,立刻火速开溜向茶水间里的同僚们汇报大boss的情报。 
就在顾楚思考着徐子敬究竟算个什么玩意怎样才能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时候,她接到了好友于曼曼的微信约她晚上去喝一杯,顾楚这边刚用拼音输入法打了一个“好”字还没发过去,就有电话趁虚而入,她低头一看,竟然就是某人。 
“喂?”顾楚心有戚戚的接起电话,那几碗泻药的苦她还是记得的,不知道这个魂淡又要放什么大招。 
“晚上我去你家。”徐子敬寒暄了两句一如既往淡定的说。 
“我很忙,晚上有事,你……” 
“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电话那头传来丝毫不动摇又富有磁性,接着,电话被挂断,顾楚手里握着触屏手机最后还是没说出那个“不”字,追悔莫及。 
好友于曼曼的对话框再一次响起问她发生了什么事,顾楚毫不犹豫的按下语音键在办公室大吼道:“他以为自己是谁啊随随便便去别人家!你妹的,叫他男宠算是便宜他了!” 
 
 
守则二:抛砖引玉,吃货难留 
 
“男宠不算,他更像你的保姆。”于曼曼摇晃着酒杯里的酒评头论足道,“去你家是去查岗,看你有没有把别的男人带回家,你生病了他随叫随到开处方送药,这么细心的保姆哪里找……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顾楚一脸没感觉的问好友。 
于曼曼苦口婆心的劝导道:“你没感觉就告诉别人没感觉啊,别总是耽误良家妇男,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青梅竹马,还每天无微不至的担心你的健康、工作、感情问题,我都要幸福死了好咩!” 
“无微不至?”顾楚无语道,“除了第一项他还担心什么了?担心健康就是凶巴巴的给我灌泻药?换了别人这工资别想拿了,直接卷铺盖走人吧。” 
“你这是傲娇啊……不过腹黑小绵羊大战炸毛女总裁这一对还是蛮萌的! 你觉得呢?”于曼曼拍了拍顾楚的肩沉浸在幻想中不可自拔,顾楚沉思了半天也没从徐子敬那张脸上找出半处萌点治愈自己,于是只能回答:“嗯,感觉自己萌萌哒。” 
“对了,周日我有个相亲会,你陪我一起去好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看好我和徐子敬,怎么这会又忍心让我羊入虎口了?”顾楚疑惑。 
“为了激发更深刻的爱意嘛,”于曼曼坏笑,“真想看看你们家那位面瘫变成醋坛子的样子,诶嘿嘿。” 
途中,顾楚又一次接到徐子敬的短信,说是把饭做好了在家等她,受宠若惊的大boss立刻拔腿就跑往家赶,回去的时候还收到了于曼曼的至理名言——“你俩还是别扭吧!秀恩爱是没有好下场的!” 
作为顾楚的家庭医生,在保证其健康的前提下,有必要拥有一把她的家门钥匙,当然是在这个家庭医生没有歹心是个正人君子的情况下……而事实是,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 
顾楚这边刚进家门,徐子敬就拿着锅铲从厨房走出来闲话家常似的说:“你的胸衣多少天没洗了?上面还沾着酱油,床底下还有内裤,你以为集齐七套内衣可以换一个男朋友么?你的大姨妈……” 
“徐子敬你这个变态!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你不说会死啊!” 
徐子敬看顾楚捂着耳朵做不听派,一副“你难道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表情抱肩在原地看着她,顾楚经受不住火辣辣视线的拷问,自动把屋子里的脏衣服都丢进洗衣机,还很自觉的拖了十五分钟地,这么一闹,酒也醒了,肚子自然而然的饿了。 
“吃饭吧。”徐子敬把菜从厨房端出来,顾楚伸头一看心中连连叫苦:尽是些绿色食品,一丁点肉星都不沾,徐子敬这货要坑死人啊,她早晚要被这个渣男整趴下。 
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再三衡量下,顾楚还是拿起了筷子,有吃总比没吃好啊。 
吃了几口,她疑惑的问道:“徐子敬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了?”味道竟然挺不错的是怎么回事?! 
“食不言寝不语,小心噎着。”顾楚觉得自己一定是晃瞎了双眼得了老年痴呆竟然从徐子敬的脸上看见了一抹宠溺的笑意,这货有病么?吃个饭有这么好笑? 
然而更加惊悚的情节还出现在后面,徐子敬继续开腔道:“这周末有电影首映,你要不要去看?” 
“……和你?一起?”顾楚这下真的噎着了,托徐子敬的福喝了一大杯水之后,毫不犹豫拍桌决定:“这周我和曼曼两个人要去相亲,你休想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等着瞧吧!” 
 
 
守则三:桃代李僵,愿者上钩 
 
 
顾楚按照于曼曼所说的仔细观察徐子敬有没有多余的面部表情,可是看了半天没看出一点端倪。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顾楚拍拍胸脯也没放在心上,一周就这么过去了。 
等星期六一大早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开着小车到达相亲会场的时候,于曼曼不靠谱的来了个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可能去不了,让顾楚一个人先进去替她看看。 
顾楚无法,只得迈着小碎步淑女的走进会场,然后在灯火阑珊处,看见了一个做梦也没想到的人影——徐子敬。 
尼玛,这是什么鬼,做噩梦了么? 
看见对方穿的是文质彬彬衣冠楚楚,顾楚脑海中就浮现出四个字——衣冠禽兽。 
徐子敬看见她后很自然的打招呼,然后行云流水般的坐在了她身边。 
“你不是要去看电影的嘛?怎么到这里来了?一大把年纪没人要就来相亲了?”顾楚没好气的说。 
“彼此彼此。”徐子敬道:“你一个人来的?相亲结束后去看电影怎么样?如果你没找到合适的人的话。” 
接着,就像徐子敬所说,全场123位大龄单身男女开始轮流交换相亲,顾楚在无数雄性的炙热目光之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徐子敬。 
“我们还是去看电影吧。” 
“没找到合适的?”徐子敬有几分戏谑的问。 
“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不是也没找到么?再说你看看我那边的那几个,一个满脸横肉顶都秃了,一个满头白发耳朵听不见说句话都难,选谁合适啊?要不你替我选选来一段旷世奇谈的纯爱恋?” 
“那你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不等人了?” 
“曼曼不来了,我告诉她没有必要浪费汽油费,反正她眼光高谁也看不上。” 
接着一下午的时间,顾楚身边的人就从跟班于曼曼换成了温柔人妻徐子敬,一开始顾楚还觉得特别不习惯,担心两人讨论工作业务以外的事会别扭,谁知道徐子敬把顾楚的兴趣爱好摸得一清二楚,走在路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二人是相恋多年的情侣,在这一点上当事人顾楚总是满不在乎的解释道:“你们真的想多了,吐槽谁不会?那只是对一个死皮赖脸的人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哼哼。” 
 
守则四:擒贼擒王,新好男人 
 
顾楚刚刚回国,休假的时候没有经常在家,A市的亲戚朋友也没有过多联系,这次的周日她决定回家看看父母。由于车牌限号,便坐上徐子敬的车指手画脚让他全速前进火拼往家赶。 
徐子敬还是老样子,用顾楚的话来说就是半死不活一脸蛋疼的开着车,不急不缓稳稳当当的前进,让她一路上捶胸顿足要死要活。 
顾家大宅位于市郊,顾家和徐家是世交,而两家的关系一直都算不错,所以徐子敬来到顾家拜访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这最奇怪的就是顾母,明明回来的是自家女儿,顾母反而对徐子敬亲切有加,还为了特地留他吃晚饭专门做了一桌子的菜。顾楚坐在饭桌上看着自家母上和徐子敬你来我往闲话家常的时候忧桑的想:我难道是垃圾堆里捡来别人家的孩子?这胳膊怎么总往外拐?太没人道了好么! 
顾楚眼看着顾母一个劲的往徐子敬碗里加菜,觉得自己都要憋出内伤来了,活了二十多年自己老妈都没给自己加过菜,徐子敬一来全变样了!谁来为她要回遗失的母爱啊苍天! 
“小徐,你爸妈身体都还好吧?”顾母笑眯眯的问,徐子敬有礼貌的你来我往道:“都还是老样子,谢谢伯母关心。” 
“楚楚总是大事小事都麻烦你,像个小孩一样长不大,你得多关照才是啊,抽空送她回来还回家拜访,真是麻烦你了……” 
“妈,我哪要他照顾什么,就不是送我回个家嘛,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顾楚忍不住插嘴道,怎么全家人像被灌了迷魂汤了一样对一个外人这么好?她怎么就没看出徐子敬有什么好的?! 
顾母看了一眼自家女儿,轻声细语的责备道:“你还有脸说,不到过年没饭吃你什么时候想回过家?还是人家小徐,每次顺路都会买东西来看我和你爸,你说说你要不要人家照顾?长这么大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 
“停停停,妈,我知道了,真的知道了,我要感谢徐子敬,感谢他全家,您开心了吧?”顾楚实在害怕自家母亲又揭老底让她在人前无地自容,于是只能顺着话茬好好的向徐子敬到了一番谢,要是公司里的人看见了她这副挫样,指不定丢人丢到地球那边去了。 
吃完饭,徐子敬陪着顾母在厨房洗碗。顾楚不经常回来,又是周末,家里的佣人也放假,顾母闲不住,一边将碗擦干一边与徐子敬聊些小时候的事,也其乐融融。 
顾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电视,她深深意识到了自己做人做事做女儿的悲哀,徐子敬攻城略地,人人都向着他,这个白眼狼把哪都霸占了…… 
就这样抱着想把对方大卸八块的情绪,顾楚进入了梦乡——出国旅行回来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她忍不住疲倦睡着了。 
徐子敬帮顾母做完家务本想和顾楚打个招呼,没想到看见她昏昏欲睡倦在沙发上的身影,不禁嘴角噙了一丝笑意,进房间拿了一床毛毯给她盖上,这时顾楚的电话不经意响起,徐子敬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原来是于曼曼发来的短信,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忽然在一个熟悉的号码上顿住,一则注意饮食养生的短信发信人为:徐男宠。 
 
 
守则五:欲擒故纵,好事多磨 
 
在学生时代就有人问过顾楚:你觉得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 
女魔头顾楚当时还属于豆蔻年华之中,她大言不惭的说:“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习惯。” 
当你习惯一样东西了的时候,那样东西却渐渐离你而去,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更让人头疼。 
然而如果现在再给她一次机会,顾楚一定会再加上一句话: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不仅仅是习惯,最可怕的是这个习惯是由凡事和她不对盘的克星徐子敬调教出来的。当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你可以想象顾楚是怎样的脸色发青毛骨悚然。 
徐子敬这个人渣不理她了。 
平时那一个二个让秘书下属嫉妒的“人妻电话”近乎绝迹,短信也只有短短的一个“哦”,只回不发,没事绝不见面,见了面也是公事公办,顾楚实在不清楚自己这是哪得罪了这尊大佛,两人的关系仿佛放进了冷冻室一来二去的这么僵着,让人无比闹心。 
在连续pass了二十份文件,送走快要吓哭的小秘书之后,顾楚对着玻璃墙捞起刘海看着自己额上一连串痘痘感觉无比火大。 
公司里的人在玻璃门外仰望他们的女总裁破口大骂张牙舞爪的模样:“有什么好了不起的!你也不看看是谁每天给你发工资!不理就永远不用来了!贱人就是矫情!” 
表面看起来是这样,其实顾楚这句话也可以翻译成这样—— 
“你理我一下啊徐子敬,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还是求你理我一下啊,没有你的短信关心节假日我空虚寂寞啊嘤嘤嘤!” 
空虚寂寞的顾楚在找下属麻烦的同时,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去徐子敬兼职的医院。 
在挂号处她忐忑不安,等拿了号上楼看见来来往往护士小姐们青春的笑脸,她心中燃起一抹邪火,徐子敬每天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就他那性格和长相要被吃多少次豆腐,被潜规则多少次?他还有没有大脑啊? 
用巨大的脑洞思索了半天,等顾楚再见到徐子敬的时候,觉得他的脸上写满了“被出轨”、“劈腿”、“花心大萝卜”等字样,不知为何,内心产生了一丝为之已晚的不安。 
“听说你又病了?说吧,具体什么症状?” 
“我难道只有生病了才能来找你?”原本还有一丝担心试探,但见徐子敬如此冷淡,顾楚的火气立刻上来了,一副好斗的公鸡样仿佛在说:小样,没我的日子你过得还不错嘛! 
“你每天就在这里上班?”顾楚装作若无其事的道,“这里环境怎么样?” 
“都不错,人还亲切,福利待遇也好,上司下属也不会难以沟通。”简简单单几句话却让顾楚浮想联翩,她赌气指着外头问:“那些个护士都是你的下属跟班?你、你、你把人家……” 
“有什么问题?”徐子敬手上拿着其他患者的病例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顾楚的不淡定:“你就是来和我聊这些芝麻大的小事的?现在是上班时间……” 
“你很忙?哦呵呵。”我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陪着你来聊天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小诊所的医生说忙?渣男!可笑!友尽! 
顾楚也不知道自己生什么气,只是对徐子敬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她还做不到,于是黑着脸道:“你忙你的,我走!” 
踏着五厘米的高跟鞋潇洒的走出了医院,顾楚顺便将徐子敬的电话号码丢进了黑名单。 
 
守则六:美人一计,亡羊补牢 
 
人一心情不好,立刻意识到了工作的重要性。顾楚与徐子敬“断绝关系”的这几天除了出外应酬就是出外应酬,喝酒吃饭样样来者不拒,这让平时喜欢偷工减料开小差的下属们受到了惊吓,不出三天,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心领神会的总结出一个道理:boss失恋了。 
据说顾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反常态,除了冷笑就是冷笑,把软妹子小秘书吓了个半死, 一时间公司里人心惶惶。后来的后来不知谁说大boss是用情至深伤心不已,只能借酒消愁深夜抱膝哭泣,众员工纷纷面露同情唏嘘感叹。 
但说来说去这些都只是传闻。 
当外面天雷狗血节操了一地,我们传闻中的女主角现在正在笑魇如花的周旋在饭桌间,酒已经喝了不少,她双颊微红豪迈说着场面话,面对新的生意合作伙伴自然得耗费一般力气,幸好顾楚脑子转的快,那几个老总也明显很吃这一套,眼看生意基本上已经谈成,她松了一口气,借口去洗手间走出了包厢。 
谁知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拉住了,顾楚抬头一看以为自己花了眼,怎么这人长得那么像徐子敬? 
“我有话和你说。”那人抓着她的手腕皱眉道:“你怎么又喝酒了?” 
听见声音顾楚才确定那人真的是徐子敬,她腹中难受不想回答他的话,摆了摆手表示二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之后接着往前走,谁知徐子敬不依不饶的跟在她后面死活不肯让步,顾楚转过头呛了他一句:“我要去女厕所,你也去啊?” 
徐子敬脸上闪过一丝赫然停在了厕所门口,平静的在外等候。 
顾楚扶着洗手池洗了一把脸感觉舒服点后就接到了于曼曼的电话,好友十万火急的道:“楚楚,好像徐子敬也在你去的那个酒店啊,你没喝晕吧?” 
“你觉得呢?”顾楚瞟了一眼还在外头守候的身影头疼道:“我说曼曼你怎么总是这么马后炮啊?徐子敬怎么知道这里的?知道我在这里的除了你没别人了!” 
“我我我……”于曼曼似乎委屈的快要哭出来,“我也是 一时说漏了嘴,我不是故意的啊楚楚,徐子敬他是真的关心你,他是一番好意啊!” 
顾楚最后还是不忍心发大火,责怪几句匆匆挂上电话,没好气的从洗手间出来,她用五厘米高跟鞋狠狠的碾上徐子敬的脚背大声道:“我就这么几个朋友你居然好意思用反间计?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顾楚你听我说,我就是想陪着你。”徐子敬撑着墙壁道,“医院那几天加班,所以……” 
两个人唧唧歪歪还没说完,包厢里的几个老总等不及出来说是要一起去汗蒸,问顾楚去不去,她当机立断推开一瘸一拐的徐子敬笑容满面的作陪,一行人就这样又去了汗蒸馆。 
同行的王总对自己有好感这是顾楚知道的,以至于一到包厢外,那位笑面佛般肥头大耳的男人就粘上来问这问那,毕竟是生意伙伴,总不能铁了心的往外推,顾楚选择保持沉默绕开感情话题,索性借口身体不适坐在外面的按摩椅上谈天说地。谁知这还没说上几句话,徐子敬从门外走来不管不顾得往顾楚身边一坐,挡住了对方的视线,不管不顾的在人前作秀——主动给顾楚做起了足底按摩。 
王总毕竟是聪明人,也在圈子里混久了,徐子敬那点小把戏小意思他也不是看不出来,聊了几句之后便知趣的走开了。等他一走,徐子敬更是如鱼得水得寸进尺,主动凑到顾楚耳边你依我侬:“楚楚,差不多该原谅我了吧?” 
顾楚半眯着眼上下打量近在咫尺的徐子敬,嗯,长相好像还过得去,皮肤也不错,长长的睫毛什么的,以前觉得女气,现在似乎觉得还挺好看?果然和审美扭曲的人待在一起自己也会变得审美扭曲……不过换个方式想,不就是比谁更折腾人更变态么?她也会! 
于是说到做到的顾楚故意扭过脸继续装模作样道:“不行,你这按摩学得不过如此嘛,看看,力道明显不到位……” 
“我们在一起吧?” 
“哦呵呵,你说什么呢,大白天就不要做梦了。” 
“做我女朋友?” 
“瞎说,那个人还没出生。” 
“我每天给你做饭,工资卡顺便给你?” 
“真的?我想吃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以后就不用给你发工资了……这个……是可以考虑考虑。” 
“那就这么定了,以后我每天去你家。”徐子敬嘴角上扬的边按摩边道,顾楚看着他开心的模样,也应景的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心想:谁要你总是暗算我,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长了,看我怎么把你折腾的死去活来……哼!跪下颤抖吧,渣渣!‍ 

【完】

评论
热度(5)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