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酒吧

废话:就是写到一半被窗的飞机稿TUT补了个结尾,凑合看吧


黑子哲也:我在新宿街头总是会看到这群人。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不寻常的发色,混迹在人群之中。我有时会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相信那是一段故事,我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心,是否存活。

*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就像一块澄澈的蓝宝石,渐变色的余晖承载着属于这个城市的时尚与潮流,似乎除了浓墨重彩的夕阳,还能看到点点的繁星。

奇迹酒吧开业了。值班经理,桃井五月。店员:黑子哲也。

他擦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手中闪着点点的光泽,橙黄色的灯光在整个大厅里流淌,这样的地段,意味着这间酒吧里会有很多很多的人。

形形色色的人。

黑子哲也不一样的是,他只是个很穷的高中毕业生,他有宝石蓝色的眼睛,绽放在黑夜之中像个怡然自得的外国人,享受着属于新宿的夜晚。和他的外貌不同的是,他喜欢观察,观察每一个人,不同的形态,然后作画,完成作业,平静的度过每一天。这是他的一天的开始——在奇迹酒吧打工。

这所酒吧的临街一角,是一家牛郎店。每天,总是有很多帅哥来到酒吧喝酒,虽然他们只是为了递名片,互相间接的吸引更多的客人。这似乎是店长默许的。

虽然店里有很多人都讨厌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日本这样的国家,总是有那么点点的不好意思,于是牛郎店里来的人也很少,那些带着不甘的气息,又可以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野兽们,卷缩在属于他们的一亩三分地里面,可以将年轻貌美单纯女性兜里的钞票分而食之,看尽世间的黑暗。

但是有一个人除外。那个人叫黄濑凉太。

他有非洲金狮犬一般柔顺的秀发,整个人在白色的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地方遇到他,黑子哲也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是个飞入凡间的天使。白崭的皮肤,舒服的香水味,世界上应该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男人。

黄濑凉太总是有着奇怪的神秘感步入这家店内,他个子很高,总喜欢要一杯黄色的马提尼,黑子每次递给他酒杯的时候,总觉得那金色沉没着冰块的酒杯,像极了黄濑美丽的眼睛。

他喜欢在酒杯上插上一把蓝色的纸伞,表示另一种我与你同在。这是黑子哲也的艺术,他做任何事都很认真,让他调过酒的每一位客人的脸,黑子都记得。

黄濑凉太好像在牛郎店混得不太好。这几天,他都点得是沉默的伏特加。

毕竟是静吧,只有淡淡的谈天,悠扬的音乐,彰显着弘扬有钱人色彩的装潢,黄濑凉太有些邋遢与狼狈的服饰显然不属于这里。但是也没有人管他,只是拖地的门童更加用力了一些,酒店的保安拳头咯吱咯吱响,也没有什么,他们对待任何一个不受欢迎的顾客,都是这样。

黑子递上一杯酒,他看着黄濑凉太面无表情的脸,说:“你们在干什么?这杯酒不要钱。”

这是属于黑子哲也的第一次搭讪。不利索的语言,他从来只适合做一个沉默的酒保。

黄濑抬起有些迷茫的双眼,那一刻黑子觉得这个人仿佛要顷刻破碎,黄濑扯了扯嘴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他举杯,说了声“谢谢”。

沉默的开场白。

黑子哲也知道黄濑凉太是个很多话的人,他总是爱着很多人。因为他是酒吧的酒保,所以他无所不知。他记得黄濑有过男朋友,他记得他也曾一掷千金的和酒吧里所有的女孩嬉戏抬爱,他总是那么美丽,金黄色的眸子像极了杯子里的宝石,风月场上,从来没有什么是不能有。

可是这里是新宿。从来都是埋没梦想的地盘。这个城市充满着属于现实的恶意,歌舞伎町一条街里,从来没有什么是属于表面上的那般干净。

黄濑忽然留下了一行清泪,也许是这酒吧里的烛光太过于耀眼,也许是因为今天是白色情人节,看到的未必也是真实。

“在等人吗?”黑子小心翼翼的问出这句话,实际上他的心已经快从喉咙里跳出来,擦拭着五彩缤纷的玻璃杯,桌上还有一支美丽的蓝色玫瑰,像极了他沉静的姿态。

“嗯。”黄濑点点头:“他不会来了。”

“这样啊……”黑子将擦拭好的酒杯放在玻璃展览柜上,忽然说:“黄濑君也有喜欢的人吗?”

黄濑抬起头看着他,黑子透过他澄澈的眼眸看见了自己,一瞬间的窒息,黄濑突然笑了,说:“为什么这么问?我看起来真的那么铁石心肠?”

黑子自言自语道:“因为黄濑君看上去,不像是会喜欢上别人的人。”

这似乎已经成为默不作声的一个规矩与习俗,漂亮的美少年守护着不知名的约定,就像偶尔店里临近打烊,桃井五月会央求黑子一起去对面的牛郎店坐坐。

“桃井小姐的钱是如何没有的,我终于明白了。”

“诶诶,哲君知道对面的小黄经常到这边来吧,真的超可爱。”桃井害羞的感叹道。

黑子擦拭着酒杯,低头附和道:“那个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桃井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无奈的说:“……那个,小黄也许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

黑子沉默了,他忽然想起每年的情人节,他都会送黄濑一杯酒,然后去牛郎店里递上一只酒吧里已经用过的蓝玫瑰。这似乎已经成为默不作声的一个规矩与习俗。

黄濑凉太在等一个人。

可是黄濑忽然想起了很多事,那是上个情人节,上上个情人节发生的故事。翩翩少年佳公子,说起欲望和金钱,没有人比他还懂他们。

他离开的无声无息,就像忘记了所有事,也许,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哭泣,忘记过去种种,就像忘记了那个蓝发的,近乎透明的少年一样。

黑子叹了口气,想起这年的情人节,也许他只是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

真不想被讨厌啊。

【完】

评论
热度(11)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