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你成为你?小斑马出生45分钟就会奔跑了,海豚一出生就会游泳,这样似乎是个优势,但是把这些动物放在非量身打造的生态系统里时,它们便无法生存。人类惊人的地方在于大脑尚未发育完全的程度,让生活经验来补充大脑不足的地方,出生时能力不足,但却能快速调整快进。我们的记忆会慢慢淡去,因为我们大脑的神经元有限,随着时间经过,会有其他记忆,我们的记忆不是可靠的记录,其实是重新建立的结果,一部分其实是神话,想一想你的人生记忆,并非所有细节都是正确的,有些事来自别人谈论你的事,其他你填补的细节是你认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你。「我」是由千亿个神经元组成的,当「我」死后神经元依然存在,而「我」不再是「我」,这表示我是谁和神经元的存在无关,而是与神经元的作用及互动的方式有关,几十亿个相互交流的神经元一起合作演出,在正确的情况下他们集中的连接点,这是身为你的独特个人经验出现的地方,在深层睡眠时,我们的神经元比较协调,不可能会产生复杂的节奏,这表示此时的大脑状态,不可能会有意识经验。没有身分、性格,什么都没有,「我」就是神经元之间的关系,稍微改变他们之间的互动,深陷梦中的世界,「我」的概念就消失了,意识到自我,是以某种方式从我们神经元敲打的复杂节奏中出现,为什么我们的在乎,为什么凡事都会有意义。「我」大脑里的细胞,怎么让「我」去关心所有人事物?某件事对你的意义,都跟你的网路关系有关,以你所有的经验为基础,它代表的意义是你自身经验独有的,我们是以自身的经验去观察,我们都在自身的轨道上,由我们的基因和经验领导,因此,每个大脑都有不同的神经元存在,你大脑里独特的连结,代表过去没有任何人和你相同,未来也不会再出现,从许多部分组成的巨大网路中,产生了身为你个人或「我」自己的经验,因为物质改变,我们也跟着改变,我们并非一成不变,从生到死,我们都不断改变。
如果你手里拿着一杯热咖啡,比起拿着冰咖啡,你会形容自己和母亲的关系更亲密,当你处在臭气冲天的环境,会做出更严苛的道德选择,如果刚好你坐在一瓶手部清洁剂旁边,会让你的OO倾向变得更加保守,可能是让你想起了外界威胁,我们每天都被周遭的世界以无数的方式影响,但多半都能躲过我们有意识的知觉,无意识的脑部活动持续对外面的世界作出反应,并且帮我们做抉择,意识就是脑中各种动机的仲裁者,有独特的制高点,是脑中其他部分都无法触及的,让数兆个细胞能感受自己被统合,让复杂的系统看到镜中的自己。
人在完全无意识状态下仍能做出极端且完整的行为,我们不能假设我们见到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动机和行为都是一样的,基因只是形塑你的部分因素,因为那些基因会表达、在何时表达,都受到你生活环境的影响,所以你生长的家庭、你生活的邻里,还有你所处的文化,这些都会和你的基因互动,让脑走出不同的人生方向,我们的基因和环境携手构造我们的脑,因而引导我们的行为,将同样婴儿的脑放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会自行调整以符合环境,文化、理念、信仰,我们环境中的这些变数,与我们的基因互动,进而改变我们脑的结构,于是形塑了我们的为人,我们自由框限在我们所处的世界里,当你以这种方面去看脑,会发现显然我们的生活无法自己主导,至少远少于我们所认为的,在你的一生中是否有任何决定能自主完成?你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我们通常认为当我们选择做什么事的时候,一定是脑中有某种活动与做这个抉择有关,但在我们能记录的脑活动里,都无法清楚地指出在脑里有任何与自由意志抉择相关的证据,人的意识很懂得告诉自己做了自由抉择,虽然并非如此,当球进入箱子里,可以十分精准的预测会在哪落地,但一旦碰到其他的球,状态会变得更复杂,原本预测里的误差无论多小都会被放大,因为球和球相撞又弹到一边去,让其他的球跳起来,随即变得完全不可能去预测这些球的终点,这些球无法选择行进方向,它们没有改变的自由,但整个系统的动态仍完全无法预测,这表示即使脑遵循可预测的规则,但实际上永远无法确定我们会怎么走。我们的意识对生活的影响远小于我们原先所想象的,我们的行为和我们的个性都是由无意识的脑所引导,我们所想象的宇宙,比抬头仰望的夜空要大得多,我们脑里的这个宇宙,远超我们的意识所了解的一切。
(纪录片

评论
热度(3)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