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巴西尔的故事像我们完美地揭示出东正教历史上一再浮现的要点:普通x国人的信仰深度是如此深厚,以至于无论沙皇如何对待他们,他们始终固执的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崇拜,宗教与普通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解,而且常常表现的古里古怪,令人震惊,比如著名的“阉割派”就是如此,他们虔诚到竟然要用切除xxx的方式消灭人的x欲,他们的创立者通过读x语圣经,但他读错了,他把关于耶稣的一个称谓,救赎者,即“iskupitel”,读成“oskopitel”阉割者,以流血的代价来应付这种宗教情感的力量。

迈蒙尼德认可的前五条原则表述:一、上帝是存在的。二、上帝是一个整体。三、上帝无形。四、上帝永生。五、上帝是唯一可以崇拜的神。相信不是信仰,我们相信这些一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事实,二是因为我能给你证明这些是事实。

当你我写书的时候,总不可避免地受到环境影响,比如语境之类的,所以如果我们写出一条道德上的真理,我们应该知道,或者之后读者也会说,我们写出的这些东西,是受到历史局限的,因为它们受到语境的限制,而并非永恒,他们来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当时当地我们说的可能是正确的,可能有道理,可能会打动人,可能会说服大家,但是在另一个地点,则并非如此,这是针对你我而言,上帝说的话需要破译。

寓言会忽略文本中所呈现的事实,故事越离奇,越难理解,文章中问题越多,就越有可能被归类到寓言,即为拯救的功效,以这种方式将问题重重的文本塑造为让人尊敬的文本。
(摘自纪录片

评论
热度(4)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