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在购物中心的电话亭打电话,那里人来人往,就在X走出电话亭时,有个人手上的文件夹掉了,里面的纸张散的到处都是。那人立刻蹲下去,要尽快把纸张都捡起来。这时X会不会帮他捡,以免来往行人踩在上面?
如果你回答这个问题,你需要知道哪些关于X的事?
你料想在这种情况下,人的真实性会表现出来,所以你觉得只要知道X的「人格」或「个性」,就能预测X怎么做。
如果X很大方或有同情心,就会去帮忙。
如果X很小气或很自私,他不会帮忙。
反正,如果你相信人格或个性,你大概就会这样预测(也会做出现在这项分析)。
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个性不像你所想像的那样具决定性。
至少这是关于援助行为的大量实验所显示的结果(1962年-1982年间有超过1000个实验!)。
以下是例子。
一些心理学家设计了同样的场景,安排一个人在经过电话亭的时候故意弄掉文件。
电话亭里动了些手脚。
有时会把一枚零钱(面值1欧元左右),放在退币口明显可见的地方。有时没有放零钱。
实验结果颇有戏剧性:
在找到零钱的那一组,百分之八十七点五的人帮了路人。
在没有找到零钱的那一组,只有百分之四帮了路人。

于是设计实验者做出这样的假设:
只要从电话中找到零钱,就能表现得很大方,和这个人是否小气无关。
只要没有在电话中看到或找到零钱,就能表现得很「抠门」,和是否有同情心无关。要预测人的行为,看情形比看个性更准。
为了解释这个机制,他们假设决定性的因素是心情。他们认为在这个情形中,直接促使我们伸出援手的,是身处心情愉快的状况。似乎一点好运就能把我们放在这样的情况里。
他们选择这个假设,因为它涵盖的范围非常大。在记忆力、合作行为或冒险行为的测验中,心情愉快和表现优良之间,确实有相当密切的关连,而且这样的关连也出现在心情愉快和心理学家所说的一般「亲社会」行为(利他、慷慨)之间。
心情愉快与相关的亲社会行为的因素,可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无关紧要。不过是在电话亭找到一枚零钱,就能让人做好事!
能与心情愉快和行为大方相连的其他因素,同样出奇地微不足道。
(摘自书本

评论
热度(4)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