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加州,你可以轻易地拨通祈祷服务电话,却很难买到一本书。在这个国度,女孩子们顶着一头刮得蓬松的长发,穿着紧身长裤,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只剩下一袭纯白色的婚纱长礼服,生一个叫做金百莉或雪莉或黛比的孩子,然后到蒂华纳离婚,最后又回到美发学校。「我们就只是疯狂的孩子。」他们看着未来,无怨无悔地说。在这遍地黄金的国度,未来总是一片光明,因为没有人记得过去。在这里,热风一吹,往事似乎就不复存在,离婚率是全国平均值的两倍,而且每三十八个人之中,就有一个住在拖车里。从四面八方来的人到了这里,就是终站;他们从充满过去与往事的酷寒之地千里漂泊来到这里。在这里,他们希望能够找到新的生活方式,也只在他们唯一知道的地方寻找:电影和报纸。

人们看到浑浊的的河水肆无忌惮奔腾滚涌,多么地催拉枯朽、制造麻烦,造成了多少洪水泛滥、人员死伤,其实他们话里还有一个弦外之音:我心里正有这股冲动去做这些事情……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摘自《做着黄金梦的逐梦人们》琼安 迪狄翁

评论
热度(1)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