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体育记者的笔下,现代运动员的自我也一点一点地被消磨殆尽。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体育记者觉得他们才是新闻的焦点、他们的看法比他们受命去采访的比赛还要更有趣,这样的人多到令人咂舌。我好怀念以前记者都虚怀若谷的时代,总是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谁赢了比赛;如今,新闻总是姗姗来迟。有半数的体育记者觉得他们都是莫泊桑,是在导言中精心制造悬疑的大师;其他的则自认为是弗洛伊德,可以探知运动员的心理需求与受伤的情感。有些人甚至还兼做骨科与关节内视镜手术,比球队医师还能更早评估核磁共振影像,知道扫描的结果有没有照出投手螺旋肌群是否有撕裂伤的情况,最后下结论:「他的情况时好时坏,每天不一样。」请问谁不是这样?
这些一心想成为莫泊桑的记者专写比赛之前发生的事情,成天守在球队里搜集资料,找寻一些「色彩」。不管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最后能成为导言——这座巴洛克式雄伟建筑——的一部分,都不算太琐碎或太无聊。

以下这份人物清单读来令人莞尔,但是每一种运动都应该要有这些人才对。这份清单出自G.F.T.莱雅尔的讣闻,他以笔名奥德克斯·迈那替《纽约客》写了半个多世纪的赛马新闻,一直写到他以九十二岁高龄去世的前几个月为止。这篇讣闻上说,莱雅尔「认识跟赛马有关的每一个人——马主、饲养员、裁判、评审、计时员、赌马奖金管理员、私家马探、驯马师、厨师、马夫、级别判定员、遛马员、起跑司令员、乐师、骑师及其经纪人、赛马情报探子、一掷千金的赌徒、装阔的赌客。」

多去田径场、赛马场、运动场、溜冰场晃晃,仔细观察、深度访谈,听听老前辈怎么说,好好思索变化,然后好好写。

(摘自威廉 金瑟的写作指南,完全不敢打tag系列

评论
热度(4)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