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让恐惧进来,就像是穿上一件常穿的衣服,你就可以对自己说,很好,只是恐惧而已,我不会让自己被它主宰,我只是,如实知之。
不要执着于每个当下的情绪,你可以允许它,感受它,当你这么做之后,你要能够治理它。
看似中性的智力测验,其实一直以来都已经受到社会文化先入为主的观念渗透,不同社会文化的测验设计者重视的考题不同,配分的比重也不同,所以测验结果只是反应你是否具有社会要求你应该拥有的能力,但社会要求的能力也一直在改变。基因本身没有优劣好坏,而是基因被放在环境里产生了优劣好坏。
「刻板印象威胁」即便处在同一个看似公平的测验情境里,每个人也会因为自己所属的社会群体不同,心里要对抗的东西也不同,所以测验结果不是完全的反应能力,而是而是被无形的偏见给影响甚至扭曲后的结果。
制度和法律形式上看起来平等,其实掩盖了心理层面上许多人要面对的不平等,许多人还是因为刻板印象的威胁而必须跟额外的压力搏斗,而这些额外的压力却时常没有被纳入考量,导致人们倾向把成就的高低归咎于一个人努不努力,让我们思考,如何从我们这个因为身份被否定的世代,走向一个不再因为身份而被否定的下一代?
(摘自书本

评论(3)
热度(5)
© 时光里的猹 | Powered by LOFTER